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123文学网 >> 仙师自述之御风驱雨 >> 第308章 原文

以下是本书最早的版本。

(原文为手稿,写就于2018年)

……

……

前世是梦,今生是梦,虚虚实实不分明。      ——题记

 

契 子

 

初醒时,浮云渺渺无边际,睁眼不见三尺外。我一挥手,云缓缓开一隙,下方崇岭叠嶂,青葱百里有人家。

揉下眼,才卯时初刻。收下身边雾气,朝阳初升,万片红云。

 

第一话

 

我只是一个孤独的仙,而且法术不是很精湛。渺渺云海,我处处游遍。春雨润遍山野,秋风扫尽残叶,从天上看,别有意趣。

若不是昨日收到了昆仑仙山发来的急召,我才不会急急赶路。

昆仑仙山,是凡间与天界的交界处。俗人看来,山顶只有积雪一片白茫茫;神仙看了,却见楼阁万重金灿灿。辰时三刻前后,我到了,在东山的望日台上等候。

“刘周子仙师,请走这边,寒虚神师已经等候多时了”一位仙使牵住我手。带着我我走(应该是飘)过了五百丈长的望日台,挤过一条狭窄的巷道,到了一座朱红的大门前。

方才那仙使就退下了。我走进去,只见云雾回环,左边石阶下二鲤鱼戏水,右边玉台上一仙鹤饮泉。当中是三级白玉台阶,五间大房当空。

“刘周子,你终于来了”正中大门理,走下一位老道人。他须发皆白,体格纤细,目光锐利。不知怎么,我好像曾经见过。老道人看出来,悠悠开口。

“你的确见过我,在前生”

 

第二话

 

前生,说远也不远,说近也不近。像是昨日,又像是数年前。

又或许,前世不存在,那只是一个梦。

几乎忘了,梦里是生在何处。脑海里搜索,好像是一座叫“樟林”还是“榕林”的城市。小城岭南,碧水一带,青山千重。但山水常常只是虚幻的影子,隐在一缕薄纱似的迷雾中,没有细节。

这,或许就是我,对前世最清晰的记忆。可老道人在何方?

河边千帆,风过鳞波映着山……不对,这是什么!山脚下一座廊桥。秋风徐徐,竹竿迎风翻碧浪,流水淙淙桥下。蛙声里,桥头老道摆卦图!

我一惊“神师可是前世芙蓉桥头,摆摊算卦的道士?”

“不错,不错,果然是不凡。”神师捋一下白须“见老弟你筋骨清奇,不似凡人,可否坐下听老生一句?哈,哈,哈,没想到这一卦还真的准!”这话,前世听过千万回!

我见状赶紧拍一下衣袍,在阶前跪下了:“徒儿方才没认出师父,还请师父责罚!”

师父笑而语:“却是不必,俗人成仙,一时间是记不全前世经历的。为师也差一点没认出你这个徒弟。如今南海国那边缺一个御风控雨的仙人,上面问起我来。我看了仙簿,看到今日登仙的有徒儿你,惊喜之间就勾下来。因而招你来,晚些就向上边报请。可愿一往?”

师父的情面怎么能不领会?我马上答应了。

 

第三话

 

南海国在碧海之南,坐拥大小岛礁千余。我到了隐去云雾,我落在茂林之间。沿海有一座港口,几十条商船正待海风。

没有一丝风,也没有雨水。有许多海员,叹着气,表情是绝望的。也有本地的渔民,划着小舟在浅水区下网打鱼——这时,那些海员就羡慕地看着他们的渔舟。

码头边,几千人正在进行传统的宗教仪式。我凑上前,问离我最近一位观众:“这样是为了求风祈雨?可曾有用?”

她是一位十六七岁的少女,回头看一下我,笑了:“你是刚到吗?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其实很多人不知道这些巫师有什么法力,你是唯一一个问出来的人。”在她说这话时,有三两个人回头看我一眼,目光中略带不满,把我的回复堵住。

我低下头,自己不经意间冒犯了当地信仰吧,不过我更关心的是另一个,女子的面容,她的话语,怎么有点像……梦里遇过的一个人。

她补充:“大概是传统,老人们信这种仪式。这一次两个月没风没雨,是从来没有过的。”

因为以前御风控雨的仙人没有缺失那么久,我心中暗念。想到我就是那一个将给岛国民众带来风雨的仙师,成就感瞬间满格。看不惯那些骗人的巫师,我不小心一句“这样祈雨完全没必要,就是仪式。要是巫师真的能刮风下雨,早就下了。”说出口。

于是,我恐怕成为第一个,刚到就被逐出去的仙使。

那天晚上,夜深人静时,闪电照亮,海浪带着斜飞的雨。

 

第四话

 

第二天,在云上看着那巫师被百姓拥着游行,我暗笑,被这小子抢了功劳。

梦里的师父,没有他那么招摇。我躺在云上,让风按照我的意念不时变换方向。想着模糊的故事。在榕林还是樟林,我曾经经历过的一切。突然间,我记起了一件重要的事。

那时,还没有拜师。记忆中,江畔苇丛,一条青草浪尖;回忆里,水边竹林,三点白鹭山前。还有一个黑点,在空中,飘过。

那不是鸟,却是纸鸢。

不知道那天控风的仙人是谁,如果知道,一定好好拜会。那天看着那纸鸢断了线,斜飞过江,正好落在我身边的苇丛。我捡起来,很漂亮的纸鸢,放飞它的人在江对岸,一定也着急。风一阵又一阵,我心中有了计划。找到线头,缚上一尺细竹竿,拉起来,悬在石滩上十丈高。恰好风向变了——虽说幅度不是很大,时间也不长。

于是,线头带着竹竿在江面上划出涟漪,纸鸢逐渐下降,直到距离水面只有一丈。然后——竹竿勾到对岸卵石的缝隙中,风变回来,吹的更猛,纸鸢冲回山半腰。

这个时候才注意到她:和我年纪相仿,浅黄衣衫,乌黑秀发绾在头顶,一根朴素发簪。她看着纸鸢,找到石滩中的细竹竿,蹲下拾起时,裙角浸了一点水。然后向这边看了一眼,我们的目光相会。只一眼,心动。

从那往后,常常隔着一江水,与她,远远对视。

 

第五话

 

纸鸢飞过去一年后,我也到了对岸。当然不是飞,是坐船。

相会时,没有什么话可说。几十次隔江远望,能说的都已经用眼神表达尽。

江水青碧,陡崖千尺。陡崖之下江水滨,竹林深处小径长。菜畦几许,农舍两间。绿树绕村,碧水环抱。我伴她四处看了半个时辰风景,然后随便谈了些无聊的话题。

然后太阳就斜照着江面了,我打开一直拿在手中的卷轴,是我专门画的画——当然就是江水青山,沙洲碧竹。三五只白鹭山前飞,还有那边纸鸢一点。纸张开头有一点皱——是过渡时沾上的浪花留下的。

我抚平纸张,把画递给她。

“这是你画给我的?”她欣喜接过。我笑了:“好看吗?”

她点头。于是我就得意了,往后的好几个月,每一次坐上渡船,我都会抱着一个用防水的油纸包着的卷轴。

 

第六话

 

梦中,就是这样。我在云上,笑了。回神,已经被自己的风吹到海上。下面有几条帆船,趁着风大破浪前行。

我自豪地跟着船,看着它驶入茫茫深海。一只鸥鸟看到我,吓了一跳,叫着斜冲下去,落在桅杆顶上。

就这样,转眼半个月过去了,我忽然觉得烦腻。商船一条接一条,海上的航路恢复正常。又接到师父的信。解开那片云,我的眼眶湿润了——除了信,还有一根一尺六寸长的钢刺,表面幽蓝,三条棱线锐利,微微螺旋。在握柄边上,镌刻着“凝钢裂石钎”一列小字。

记得,梦里,师父曾经给过我这样的武器。

 

第七话

 

梦中。

我落魄走在桥上,不远处的春花,与我没有任何关联。师父坐在桥头:“见老弟你筋骨清奇,不似凡人,可否坐下听老生一句?”

   这句话,听过多少遍。向来没有理会。可这次,我停下来了。师父瞥我一眼:“老弟,最近有何不如意?”

确实不如意。没人看得懂我的文章,更没人通晓我的心境。不是世家大族出生,就不能施展自己的报复了吗!还有,这几年那么多画,也真的是白送了。不知从哪时起,很难再见到她,即便她在,也常常躲着我。三年了,纸鸢线牵起的缘,已断得干干净净。

“老弟,听我一句。我看你这面相,不是大贵大官,却是修行的好料子。如今是个大好的机会,正好断去你的杂念,安心随我去!”

我笑一下,听他胡言乱语。不过好像,也有那么一点道理。下一次科举在一年后,为何不尝试一下?就是他真的在骗人,到时转身也不迟。

于是焉,这一个多月,就一天不缺地来到他那摊位前。接下来,入道了。五两银子拜了师,拿了一把钢钎和一本关于法术的书。

第二天,找不到师父了。

 

第八话

 

不过,前世的我,拿着钢刺,就天天去山上了。师父不在了,我依旧研读手里的书。全书有一半讲的是什么“御风驱雨术”,很威风,就练起来。科举考试的时间到了,结果张榜时又是找不到自己的姓名。江那边的村落又去过了,看到她,她已经成为别人妇。

没有任何感觉。

只有一种坦然,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我没料到,前世的我就是这么偏执,居然会坚持下八年时间——与之相对,现在的我,才不到一个月,就有些不耐烦。

春花,夏虫,秋月,冬雨,我经历了多少。除去偶尔用画去换来必需品之外,我就在山巅。那么多年,御风驱雨术没有一点进展,可我却坚持,一直坚持。

当然,进展还是有的。最后三年,没有蚊虫敢近我身。还有就是,在祭出凝钢裂石钎的时候,那股隐约的剑气越发明显了——实不相瞒,最后三年,我用剑气清空了山顶一大片的草木,并得到一片半亩大的石台。

不过,我留了一棵树。

一棵桃树,从江对岸的村头移过来的,用以告诉我自己,要忘却之前的一切。

没错,就是一切。

 

第九话

 

重新降落到这个岛的时候,我已经到任两个月了。

我是驾驭着狂风回来的。在我四周,螺旋形的云层横跨千里。我附近,是厚重的云墙,还有一大群不知所措的鸥鹭。带着可怖的闪电。身下海面,两丈多高的海浪翻滚着黑色的泡沫,涌起,破碎,再涌上去。

其实,这不是我的想法。昆仑仙山发来一片云,要我这样干的。于是前天费了好大劲到了东边,从相邻的仙师那里接过这旋转的云气团——然后,明天到辖区的西北角,把它传给那边的仙师。

说实话,从未驾驭过这样的风暴。不过两天来,上瘾了。

在云层顶上,看着下面巨大的云山,满眼翻滚的气团,无边无际。

港口,里避风的商船,随着波浪上下起伏。狂风里,雨水如瀑,从云端垂落,街面流水成河。椰子树断了主干,木板房翻了屋顶。尽管,我已经让云团的中心远离。

这时候,我庆幸居民不知道我。不然,骂名不会少。我曾经给他们带来春风甘霖,也给他们带来了狂风暴雨。矛盾,又不矛盾。

 

第十话

 

忽然间想到的太多,难以排解了。甘霖和暴雨,是同一样事物在不同情景下的表现。还有多少,也是一样的?

梦里,我还回纸鸢,步入她的生活,是柔风。但之后常常专程去送她画,就是疾风了。柔风吹来,狂风刮去,如是而已。那时傻,真的傻。

算了,前世过去式。或许,前世根本不存在,真的只是梦境。

谁知道!

梦中,我常常伴着凝钢裂石钎,四处行。时间最晚的梦境中,我独自在山巅。

桃树前,我端坐。远方峰林,白雾腾空。沉重的云压在山头,缓缓移动。我自盘腿坐着,不顾风云涨落。我练得是御风驱雨术,就是要控制住疯狂的云。

施法,祭出法器。等着云山雨停。八年了,八年只看今朝!

可是云没有散去,雨也没有停。很快狂风摇摆着桃树纤弱枝条,雨点就要砸落。我怀疑了,那么多年,一直没有练成法术,却引得一堆人当我疯子看!

不管不顾,梦中的我就是那么坦荡。叹口气,看一下江对岸已经笼罩在白雾中的青黑的城墙。躺在石上,闭上眼,等着雨潮来。

雷声,闪电,由远及近。风更急了,狂啸着涌过山谷。

我没有等来雨,梦就结束了。在梦醒的那一刻,一道白光眼前。

 

第十一话

 

梦里的故事是连续的,到此为止。再想去寻找,也找不到更晚的。

我留下了疑问,直到两年后重见师父。师父,就是寒虚神师,见了我,笑了:“这两年,可是如意?”

“师父,徒儿却是有些许不明白……”

“请跟为师来。”师父推开门,领着我走过一条甬道,再打开一扇门,豁然开朗。一方院落,里面各色花草。师父走向右边,那里一株桃树,果实将熟未熟,带着青色的绒毛。

“这桃树,认识?”

我细细端详,果真梦里所见:“徒儿斗胆,问现在是梦境,还是前世是梦境?”

师父依旧笑着,只不过神色微微改变:“果然不俗,能有这样的想法的才是我徒弟!既然你这样想了,我就不再隐瞒。都是虚,都是实,虚实虚实,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时有还无,虚成实时实还虚罢!”

“那么,可否指点徒儿一下?”

“便是无妨。”

 

第十二话

 

白光,缠绕我身,转眼消散。四周雨大,身后,桃树依旧。

站起来,发现地下,以我为中心,齐齐八条裂缝。各有两寸宽,笔直不知深浅。这是梦里没有过的。

梦里,还是现实?忘不了“虚成实时实还虚”,难道为仙的日月,全是虚幻!而梦境,才是现实!闪电过,一瞬间,居然一梦两年。

我怅然,从身边石缝中抽出凝钢裂石钎。和记忆里的一样,只不过蓝光更深沉了。我狂笑,怎么能成仙!全是幻想罢了。

不过,一抬头,我惊住了。

乌云在头顶螺旋翻滚,四处雨雾,空出百丈大的一个圆,绕着我旋转。与此同时,梦里体验过的驱赶风暴的感觉,浮上心头。

笑笑,祭出钢刺。没有像之前那样掉下来,而是悬在空中。我一挥手,钢刺直直向高空刺过去,云旋转的速度慢下来,雨雾逐渐澄清。

我接过钢刺,笑着走下山。

 

第十三话

 

我现在知道,这座城市不叫“樟林”或“榕林”,而叫桂林。

我还知道,我师父回来了。

我也知道,在其他人眼中,我也消失了很长时间。没有人知道我去了哪里,就像之前没有人知道我师父去了哪里一样。

在他们眼中,我应该是在一场雷雨中,随着一道闪电而消失。然后,在两年后的一次相似的雷雨天里,我伴着一道闪电再次出现。

我没有问我师父,那段经历到底是什么。是梦,还是事实。

其实,我心中有一个模糊的答案。我知道,想要证实它,只有,找一个时间去梦中去过的,那个南海国一趟。

 

 

第十四话

 

我打算去南海国了,当然,是用凡人的方式。

掌握了御风驱雨术之后的我,自然是可以让风裹挟着我飞过陆地海洋,到南海国去的。只不过那样似乎不太雅观,又太显眼,还可能让裹挟着我的狂风把我不想送上天的东西也送上天。

在出发的前一天,我再一次去见了师父。当然,现在的他看上去就是一个普通的算命老道。自从他再次出现在这座城市,我就从来没有听他说过什么成仙。

走过师父面前,我转头看他一眼。他报以一句,我听过百遍千遍的话:“见老弟你筋骨清奇,不似凡人,可否坐下听老生一句?”

我笑了,对着他一挥手。他身后,江面上一抹轻雾,很美。

喜欢仙师自述之御风驱雨请大家收藏:(www.123wx.net)仙师自述之御风驱雨123文学网更新速度最快。

仙师自述之御风驱雨最新章节 - 仙师自述之御风驱雨全文阅读 - 仙师自述之御风驱雨txt下载 - 古语清心的全部小说 - 仙师自述之御风驱雨 123文学网

猜你喜欢: 我们都是坏孩子人生拾贝不太重要的创意卜筑登生集壮者乐天马行斗罗大陆之圣帝龙皇仙师自述之御风驱雨妲己的诅咒仓氏呓语我的绝世谪仙古城申遗影响下的高考岁月
完本推荐: 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全文阅读影视世界当神探全文阅读藏住星光的森林全文阅读极品修真邪少全文阅读系统重生:首席鬼医商女全文阅读黄金瞳全文阅读谷神决全文阅读至尊神图全文阅读帝尊全文阅读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全文阅读我修的可能是假仙全文阅读合租医仙全文阅读我要做皇帝全文阅读千金填房全文阅读神针记全文阅读太古绝神全文阅读大唐有乔木全文阅读修真聊天群全文阅读成都往事全文阅读亿万盛宠只为你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人在木叶:开局获得王权剑意镇世武神全球神祇时代十方乾坤和亲公主回来了柯学验尸官万道仙师最强医圣全球灾变:避难所无限升级金刚不坏大寨主磨了10年剑的我终于可以浪了将军夫人惹不得孙猴子是我师弟盗墓:开局始皇陵沉睡五十年摄政王的小可爱四岁半都市狂枭洪荒:开局自废圣位天才狂医都市:从西游归来的土地公大秦:开局成为国库大总管猫的忧郁重生之实业大亨我全校都穿越了无限王座火焰世界里的水系魔法师钢铁蒸汽与火焰在第四天灾中幸存我的金手指很好吃[快穿]快穿之大佬又疯了林府长女[红楼]

仙师自述之御风驱雨最新章节手机版 - 仙师自述之御风驱雨全文阅读手机版 - 仙师自述之御风驱雨txt下载手机版 - 古语清心的全部小说 - 仙师自述之御风驱雨 123文学网移动版 - 123文学网手机站